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

资讯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资讯中心 > 媒体关注 >
媒体关注
中国古典诗词里的酒学问
来源:未知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5-22 08:40:30      文字大小:【小】【中】【大】

    “我有旨酒,以宴乐嘉宾之心。”诗歌里的酒学问便是一朵奇花。

    做为一种食学问,“酒者,天之美禄。帝王所以颐养天下,享祀祁福,扶衰养疾,百礼之会,非酒不行"在先秦之际,酒便在诗歌中流淌,诗歌里溢着酒香,彼此相映生辉。《诗经》和《楚辞》便是例证,酒香氤氲中,有从事农耕和狩猎的平民百姓之小酌,也有高官厚禄的王公贵族之豪饮,形成了绚烂的酒学问景观。

    杯酒人生,也有战乱之苦。从东汉至魏晋的二百年间,内忧外患接踵而来,政治党派对立,党锢之祸时常发生,而文人则首当其冲。在这种纷乱的社会环境下,儒学衰微,许多文士被迫害,如嵇康、杨修和建安七子中的孔融等。面对政治紊乱、同僚被害的社会局面,魏晋文人如何安排其性命和心灵?酒,唯有酒。诸如竹林七贤等文人们选择了既能全身避祸、又能获取精神超越的饮酒方式,恃酒挑战礼教,解除束缚,或寄情声色,或谈玄道佛,或隐居田园。更有一些郁郁不得志者,借酒浇愁,倾泻慷慨或悲凉的生命之歌。

    彼时,魏晋文学以酒为“酵母”引发出无数佳作,尽显魏晋风流。文人们个个力求高雅,手中有酒,还须琴瑟和鸣,诗酒共饮。“浊酒一杯,弹琴一曲,志愿足矣!”这便是才子嵇康追求的饮酒最高境界。而更让人侧目的,还有“天生刘伶,以酒为名。一饮一斛,五斗解酲。妇人之言,慎不可听!”……他们痛饮,他们饮得痛苦,让诗酒风格也随之而变,从一度的礼教附庸转而成为反叛它的工具,由之前偏重社会政治的功能转变为追求个人享受。在他们的酣饮豪醉之中,诗酒伴随着道家精神完全突破了之前诗酒分离的状态,开始引酒入诗,以诗写酒,至陶渊明时酒便成了“忘忧物”:“落地为兄弟,何必骨肉亲?得欢当作乐,斗酒聚比邻。”

    诗酒相伴到盛唐,诗歌大盛,酒酿醇香,相融相合。侧耳倾听,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多少离愁奔涌而来;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悠然之态尽显眼前;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”苦闷之心可见一斑;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”字里行间尽是视死如归的悲壮和激昂……如此,“酒民”兼文人们若不细细品味大唐的酒诗学问,岂不枉此一生?

    无酒就无诗、有诗必有酒的唐诗人们借着宴会、饯行、节日、祭祀神灵、出塞和追悼等名义,在大街小巷那一声高过一声的“酒令”、“骰子令”、“上酒令”、“手姿令”、“小酒令”和“杂令”等划拳、猜拳之类的饮酒游戏声中,以“饮、醺、酣、醒、酲、酗、醉”的诸多方式营造出一幅幅栩栩如生的饮酒场景,将情、酒、诗三者相互交融,相得益彰。你看,白居易“碧筹攒彩碗,红袖拂骨盘”,陈禹锡“杯停新令举,诗动彩笺忙”,李商隐“隔座送钩春酒暖,分曹射覆蜡灯红”,李白“连呼五白行六博,分曹赌酒酣弛晖”……让人眼花撩乱的饮酒游戏犹如击鼓传花,花落谁家谁罚酒。无论是“两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”的浪漫气息,“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。”的少侠之气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”的旷达胸怀, 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的豪气干云,还是辛弃疾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”的壮怀,都让人为之激赏,从而难以分辨是盛唐的奔放气息成就了诗酒的豪放、雄浑、乐观和自信,还是诗酒的浪漫情怀孕育了时代的主旋律。

    大唐的天空下,诗酒风流,有快意,也就有悲剧。李白“生于酒而死于酒”,世称“少年酒豪”的杜甫在饥肠辘辘时一醉竟成千古眠,而有“醉吟先生”之称的白居易在弥留之际只盼简葬,只求一坛酒入墓……后有盗墓者挖掘坟墓,先见一坛子,打开酒香四溢,不禁喝得酩酊大醉,这才保住了香山居士的遗骨,可间其料事如神矣…… 在酒精的挥发之下,诗酒到中唐已是登峰造极、炉火纯青,却因一场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盛极而衰,风格也开始转向低迷彷徨和悲苦离愁。“酒狂又引诗魔发,日午悲吟到日西”晚唐之际,更是日薄西山,国势衰微,初唐的时代精神已无处可觅,酒诗也“身世醉时多”,“残花伴醉人”,酒诗之雄情和豪气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 世移时易,词酒又成为词者的钟爱之物,情到深处便酝酿出宋词这朵婉约之花,而一杯浊酒则是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意象之一。

    君不见,皇袍加身的宋太祖“杯酒释兵权”之后,浊酒两字便在宋词中俯拾皆是。所谓浊酒的最早记录,还是嵇康在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中对好友山涛的坦诚相见:“今但愿守陋巷,教养子孙;时与亲旧叙阔,陈说平生。浊酒一杯,弹琴一曲,志愿毕矣。”浊酒质低,由此而知。但其在诗词里的寓意却极为丰富,有“一尊浊酒戍楼东,酒阑挥泪向悲风”式的悲壮之情,“素琴浊酒唤客,端有古人风”式的清欢之意,也有“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式的乐观豁达和“浊酒一尊和泪斟”式的离愁悲苦……

    唐宋之后,诗酒依然连袂而行,虽然没有了魏晋时期的狂饮傲世、盛唐的豪饮倾觞和宋时的浅斟低唱,却继承和发展了各个时期的不同风采,在金元时期成就了元曲的辉煌。只是到了明清之际,因着封建社会的瓦解,渐失光芒,如星西坠,进而转变为平淡低沉、消极放逸的状态,类似“不惜千金买宝刀,貂裘换酒也堪豪”的佳作已不多见。

    岁月流失,诗酒情绪仍深植在中国文人们的内心深处,浪漫之间又略带愁绪,为古中国学问中注入了一股独特的泉流,令后世叹为观止。试想,如果远离了酒,清醒理智的文人墨客又怎能创作出令人津津乐道的《将进酒》、《月下独酌》、《饮酒》?如今,时过境迁,当代人该如何看待酒,如何看待古诗中的浓烈酒意, 又该如何看待酒意中的浪漫情怀呢?

    (本文来源于佳酿网)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