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

资讯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资讯中心 > 媒体关注 >
媒体关注
观古时酒闻 谈六朝酒风(下)
来源:未知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4-06 08:41:29      文字大小:【小】【中】【大】

    酒智
    饮酒能激发智慧,这在西方是很难理解的。但在东方学问体系当中,却是非常普遍的酒学问现象。而且,在我国历代的酒话当中,以智谋为题材的酒故事最为国民津津乐道,流传也最为广泛。
    在六朝酒传奇当中,就有两个这样的典型。
    一个是南朝宋刘敬叔编撰的志怪小说集《异苑》收录的“中圣人”的故事。曹魏时期,有一位叫徐邈的人,官居尚书郎。有一次正值曹操实行禁酒令,徐邈忍不住偷喝了酒,大醉,结果不小心被属下发现,就质问他为什么要藐视曹操的法令,公然饮酒?他灵机一动,回答说“我喝的是圣人”。这个下属就跑到曹操那里告状,添油加醋地说了徐邈的许多坏话。曹操大怒,要严惩徐邈。鲜于辅就赶紧求情说:“喝醉的人把清酒当作圣人,浊酒当作贤人。徐邈一向谨慎,勤于修身,这次必定是偶尔喝醉,说的酒话”。于是曹操听从了鲜于辅的建议,免去了对徐邈的惩罚。
    一个是北魏杨衔之编撰的《洛阳伽蓝记》收录的“擒奸酒”的故事。话说北魏时期有一个善于酿酒的人,叫刘白坠,在京城洛阳开了一家酒馆,因为所酿的酒质量好,所以顾客盈门,轰动一时。据说他每到六月的盛夏时节,就把酒贮藏到罂瓮里,放在太阳底下暴晒。十天后,酒味不变,饮后感觉芳香甘甜,喝醉后不容易醒。京城里的达官显贵每次出京,即使不远千里,也都要带上一些刘白坠的酒,作为馈赠的尚品。正因为他的酒扬名千里之外,所以当时有人称之为“鹤觞”,也有人称之为“骑驴酒”。永熙年间,青州刺史毛鸿宾带了一些刘白坠的酒出京上任,途中半夜,遭遇强盗抢劫。毛鸿宾的随从急中生智,故意把刘白坠的酒送给强盗。强盗一看是刘白坠的酒,就畅饮起来,结果酒醉被擒。从此人们开始把刘白坠的酒更名为“擒奸酒”。当时在江湖上行走的人就流传了一句话:“不畏张弓拔刀,唯畏白坠春醪”。刘白坠是我国酒学问史上鲜有记载姓名,也是后世诗文中被提及频率最高的酿酒名人。记者推测,刘白坠应当是很好地提高了酒精度,所以他的酒保质期长,饮后易醉。
    关于酒中智慧的故事,在历史上既有如文中记述的徐邈,以及之后竹林七贤的以酒避祸的生存智慧,也有战场上以酒为计谋运筹帷幄的竞争智慧,更有以酒体道的哲学智慧。在东方民族的潜意识当中,酒智慧了无痕迹,却又无处不在。

    酒殇
    尽管人们对于饮酒充满着企羡和敬仰的心情,但酗酒有害健康,却是大多数人经过实践检验出来的绝对真理。而且对于这一实践的反思,早在六朝时期的民俗传奇中已经初露端倪。
    正史《晋书》记载了一位与竹林七贤之一山涛同样以酒量著称的名士,叫周顗。周顗,字伯仁,曾任荆州刺史,官职尚书左仆射。他生性直率,天性宽厚,但却倔强孤癖,很有名士风骨。东晋开国元勋王导希翼结交他,一次在酒酣之际,王导指着周顗的肚子问:“你肚子里装的都是什么?”周顗回答说:“这里空空洞洞,但像你这样的可以装下几百个”。(此处系成语空洞无物的原典出处)据本传记载,他的酒量极大,每次最多能饮一石。他在荆州刺史任上,虽然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,但每次都因为没有饮酒的对手而感到遗憾。有一次,一位老酒友从江北来看他。他非常高兴,准备了两石酒,两个人都喝得烂醉如泥。酒醒以后,他派人去探视一下这位朋友,结果发现这位朋友已经从肋侧腐烂而死。
    相似的故事在西晋名士张华身上早已经“发生”过,却不见正史记载。
    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张华富贵之后,有一次发小儿来看他,他用九酝酒招待。两人喝到酒酣之后醉卧而眠。张华经常喝九酝酒,每次醉后沉睡,都令仆人来回翻转他的身体,一直到他酒醒。这一晚,他的仆人照常为张华翻转身体,但他的发小儿却没有人管。第二天,张华醒来,见发小儿还没有起床,就心痛地说:“他必定是死了!”让人去看,酒果然“穿肠流,床下滂沱”。东晋王嘉的志怪小说集《王子年拾遗记》也记载说,张华善酿醇酒,工艺复杂、酒劲儿奇大。如果含在嘴里不咽,时间长了牙齿就会松动。如果喝醉了不翻转摇动身体,能将人的肝肠烧烂。所以当时人称之为“消肠酒”,也有人说张华的醇酒,可以让人通宵都很舒适快乐。王嘉最后还评论说,虽然是一种酒,但其中包含的内容则完全不一样。消肠酒显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,即使把蒸馏酒诞生之后所有的饮酒案例进行梳理,也没有这样的真实案例。但是其中却透露出,收辑和传播这个故事的人,在反思和宣传酗酒有害健康的饮酒思想。
    《晋书·张华列传》记载,张华是西晋时期非常著名的政治家、文学家,博闻强识,才能卓越,政治成就很高,官至大司空。他一生谨慎崇礼,与《世说新语》中的描述判如两人。在张华的志怪小说集《博物志》中,有一段“千日酒”的传说。有一位叫玄石的人,到一间名为“中山”的酒家买酒。酒保将“千日酒”卖给了他,却忘记告诉玄石酒的特征。结果玄石回家喝完酒就睡着了,几天也不见醒来。家人不了解情况,以为他已经死了,就把他入殓下葬。过了一千天,酒保忽然想起来,就到玄石家中询问情况。家人说玄石已经死了三年,现在刚好守丧期满。酒保赶紧让家人把他领到玄石墓,掘坟开棺,玄石刚好酒醒,从棺材中爬起来。“千日酒”显然是民间的一个极度夸张的传说,而非张华杜撰。但是这一故事所传达的酒学问信息却耐人寻味,叫人质疑。
    中国诗论史上有一个很著名的观点,叫“真诗乃在民间”(明初文学家李梦阳《弘德集·自序》)。这一观点同样适用于对酒类发展史的研究。虽然大家研究和关注的重点都在古代先贤名士身上,但真正为人喜闻乐见的,仍然是民间自然传承的传奇故事。在民俗酒学问发端的六朝如此,1,400多年后的今天也同样如此。而且,在以消费价值为主导的新经济形势下,消费者的话语权不断放大并强化,因此对于民俗酒学问的研究就显得尤为重要。但同时大家也应当注意,民俗酒学问中有很多不客观和不合时宜的内容,需要大家加以甄别、提炼和发展,引导民俗酒学问向着合理化、文明化和市场化的方向发展。(企业)

    (本文来源于佳酿网)

 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