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

资讯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资讯中心 > 媒体关注 >
媒体关注
河套酒具历史趣闻(2)
来源:未知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3-09 09:05:44      文字大小:【小】【中】【大】

    农民虽然穷,但就地取材的本领极高。大家村的青年人,晚上淌水时揣出一瓶酒来,外带几个西药瓶盖,打着手电划拳量着喝。
    听过一个关于酒具的笑话,说有位吝啬的先生,在家中招待多年不见的朋友喝酒。邻居很惊奇,便等在门外看他们怎么喝。只听主人不断的催促客人:喝喝喝,你一盅,我一盅,喝醉不能发酒疯。气氛极其浓烈。原来主人独出心裁,满桌放着一盅酒,与客人用猪鬃蘸着喝,直喝到二日天明也没喝完一盅酒。原来人家说的是“你一鬃,我一鬃”。
    酒具和过日子的关系还可以从河套山曲儿里找出些痕迹,如:“前炕点灯后炕明,烧酒盅盅挖米不嫌哥哥穷。”那意思即,家里头米面所剩无几,只能用酒盅子量了,但爱情的火焰却熊熊燃烧。现在估计没有这种浪漫的事了。
    还有喝酒不要酒具的。父亲有位朋友,是陕坝街上的酒仙,那先生生长的魁梧,生得豪爽。走近卖酒的栏柜,先把钱在手里攥着,说道:二两。待沽酒人用戥子(也叫酒尺)从坛子里舀出,便一把接过去,一仰头便进了肚子,痛快之极。绝不似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,硬装出些酸文假醋来。
   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蒙族族的酒具,打酒用大铜壶,喝酒用银碗,这是汉族人比不了的。光从原材料的角度看,蒙古族先前的日子要比汉人富庶,至少在饮酒器具上很讲究的。
    后来看书报,西南地区有的少数民族每有联欢活动,大家围着一个酒瓮,每人一根竹管或芦管吸着喝,那是最节约酒具的喝法,但有一点想不通,这怎么能喝公平。

    (本文来源于佳酿网)

 

 

 

 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